Okie Dokie 3

讲起一个很搞笑的词是”free”,芳泉说我们的学术就是别人的东西拿来用一下,改一下,肖华倒柔和一点,当你paper看的够多了,不是说自己不厉害,而是他们真是大牛学术。当肖华和芳泉平时开玩笑说我“还是太年轻”,这时,我却认为他们“还是老了”,很多东西已经不相信了,我后来只想起两个事,“这些东西我相信,是源自哪里?”,还有就是“能让我相信下去的,是什么?”

Okie Dokie 2

1950年前的数学你都还是能找到路径的,都可解释动机是什么。但从那往后的数学你很难读到动机是什么,因为战后数学的智慧堆叠了这么厚厚的一层(Tam用手比划着),突然爆发出来,你除非真是天才聪明得站在那些数学家之上,你就能看出他们做的数学的道理是什么。否则,但看教科书也不能真的明白的。···丘成桐在这里只认识两个人哦,一个是···,还有一个就是我啦。···呢,啊我们这有位老先生真是很厉害的,在我眼里他是真的喜欢数学的,而我喜欢的程度只有他的一半不到。不过这位老先生是“痴痴癫癫”的(粤语),他的博士是很难拿的,他的学生也是读得“痴痴癫癫”。

Okie Dokie

你们要呼吸数学,体会数学。题目是要告诉你东西的,不仅仅是做对做错。当你知道题目要告诉你什么,你才能真正触摸到数学。

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

以下是JWen在和同侪谈论中,觉得自己“触碰到了什么东西”后,所记下的思考。在未集专业之大成之前,这是“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最终要形成一个漂亮的体系。

敲黑板了!!!
本博客是在icarus基础上,振兴怒改,JWen小改后完成的。
R Stata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