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第二十講)

隔了半个多月,再次有些国学笔记的心境(第十八和十九講是拖到現在才寫的),经过毕业论文“先逼良为娼,再劝妓从良”的“苟延残喘和摧残挣扎”后,重新找到读书之乐,同时认真生活后常识问题逐渐凸显。不过这段时间生活是过的戏剧性的,“难得戏剧性”,“天天到图书馆看书,四五点钟去打球,晚上有钱就喝可乐,没钱就上自习···”

[00:01.58]纯音乐,请欣赏

儀禮

這是我的專業,而這選題是基於我自己的認識。近代中國文化的變局,有些部分,我們講到它就會本能的否定它、抵觸它,例如三綱五常。“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聽起來都陳腐,但,它支撐了中國古人心理內在外在的秩序。為什麼它能支撐?為什麼它又會在西力東侵、西學東漸時崩塌?而崩塌后的此時,我們又是否可以真的體認西方的人倫秩序,自由、平等···?若可體會到,我們怎麼建立自身的人倫秩序?

近代中國文化所面臨的危機,集中體現於禮教之崩壞。上面的問題,引向我們去考慮近代禮教是怎麼崩壞的?

一、中國禮教秩序的近代命運

曾國藩:《討粵匪檄》
  自唐虞三代以來,歷代聖人,扶持名教,敦敘人倫,君臣父子,上下尊卑,秩然如冠履之不可倒置。粵匪竊外夷之緒,崇天主之教,自為偽君偽相,下逮兵卒賤役,皆以兄弟稱之,謂惟天可稱父;此外凡民之父,皆兄弟也,凡民之母,皆姊妹也。……舉中國數千年禮義人倫、詩書典則,一旦掃地蕩盡。此豈獨我大清之變,乃開辟以來名教之奇變

這個轉折,在1898或1897,光緒二十四年,天演論傳進前後,之前大部分人仍認為禮教、名教、綱常不容質疑。

張之洞:《勸學篇·明綱》
  1.“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此《白虎通》引《禮緯》之說也。
  2.《論語》“殷因于夏禮,周因于殷禮”注:“所因,謂三綱五常。”此《集解》馬融之說也,朱子《集注》引之。
  3.《禮記·大傳》:“親親也,尊尊也,長長也,男女有別,此其不可與民變革者也。”五倫之要,百行之原,相傳數千年,更無異議。
  4.聖人所以為聖人,中國所以為中國,實在於此。

張之洞指出中國文化是最核心的點在於“三綱五常”,這“保守派”的觀點,雖時隔三十多年,仍一脈相承。

譚嗣同:《仁學》
  ·為第一義。通之象為平等。無對待,然後平等。
  ·仁之亂也,則於其名。動言名教,數千年來,三綱五倫之慘禍烈毒由是酷焉矣。

批評的例子,如何求仁?克己復禮為仁,禮與仁相依託,但在譚復生看來,禮是對仁的桎梏。(在上半年月約堂仔細解釋了譚復生的這段,但是當時無法理解,這次聽懂了后面“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就通了。)

陳獨秀:《孔子之道與現代生活》
  現代生活,以經濟為之命脈,而個人獨立主義,乃為經濟學生產之大則,其影響遂及於倫理學。故現代倫理學上之個人人格獨立,與經濟學上之個人財產獨立,互相證明,其說遂至不可搖動;而社會風紀,物質文明,因此大進。中土儒者,以綱常立教。為人子為人妻者,既失個人獨立之人格,復無個人獨立之財產。

陳獨秀所言,孔子那個禮在今天不復適用。推崇個人獨立主義,自私的觀念,綱常禮教是扼殺獨立的,臣匍匐在君的壓力之下、子匍匐在父的壓力之下、婦匍匐在夫的壓力之下···這樣談不上財產經濟的獨立。

禮教是講對待關係的,譚復生說無對待關係才有平等,又例如魯迅先生的小說(這比前面幾段傳統的觀點更加深入心,比如1926年的《吶喊》):

《祝福》:
  這是魯鎮年終的大典,致敬盡禮,迎接福神。殺雞,宰鵝,買豬肉,用心細細的洗,女人的臂膊都在水裡浸得通紅。拜的卻只限于男人。 《孤獨者》:
  連殳在給死者穿衣服了。那穿衣也穿得真好,井井有條,仿佛是一個大殮的專家。大家忽而擾動了,很有驚異和不滿的形勢。我也不由的突然覺到:連殳就始終沒有落過一滴淚

《祝福》是講沒文化的婦女(祭禮),《孤獨者》是講新派男性知識分子(喪禮),無法在禮教場合有生命力的疏導,呈現此時禮教是無法安頓人生命力,無法安所遂生。

不同于譚復生和魯迅的觀點,在大學后更佩服的是陳寅恪先生的下面這幾段。(章太炎先生蘇州“章氏国学讲习会”,清華國學四大導師:梁啟超、陳寅恪、王國維、趙元任,无锡国专···)

陳寅恪《王觀堂先生輓詞序》·1927
  吾中國文化之定義,具於《白虎通》三綱六紀之說,猶希臘柏拉圖之所謂Idea者。若以君臣之綱言之,君為李煜亦期之以劉秀;以朋友之紀言之,友為酈寄亦待之以鮑叔。其所殉之道,與所成之仁,均為抽象理想之通性,而非具體之一人一事。

陳寅恪《海甯王靜安先生紀念碑銘》·1928
  (約堂朗聲從開頭讀起,這細節體會相當深刻,不僅僅因為我本身佩服這段)士之讀書治學,蓋將以脫心志於俗諦之桎梏,真理因得以發揚。思想而不自由,毋寧死耳。斯古今仁聖所同殉之精義,夫豈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見其獨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論於一人之恩怨,一姓之興亡。……唯此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歷千萬祀,與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陳寅恪寫“風義平生師友間”的王靜安先生,自沉是因為對文化的痛切感受,是殉一種沒落的文化。《王觀堂先生輓詞序》寫此文化的要義何在,《海甯王靜安先生紀念碑銘》寫王靜安先生自沉的意義。吾中國文化之定義,定義非界定之意(界定內涵與外延),而是恆定之意,真正服膺這種學說的人不得不死。這是柏拉圖的“idea者”(理式),現實中不存在完美世界(所以存在另一處的),對某個個人處於一個人倫關係中,可以將其服膺為人理想的關係。“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激勵了很多中國讀書知識分子,前面“保守派”強調人倫的獨立對待性,後面的“新派”強調獨立自由。那“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如何與“三綱六紀”內容相同?這是信念觀念,此種倫理對待,對在其中每個人,都是獨立自由的。“新派”所言是現在的主流,但是“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執拗的低音”。倫理綱常是落實在歷史中的禮教內容,下面這段:

《禮記·經解》:
  孔子曰:入其國,其可知也:其爲人也,溫柔敦厚,《詩》教也;疏通知遠,《書》教也;廣博易良,《樂》教也;絜靜精微,《易》教也;恭儉莊敬,《禮》教也;屬辭比事,《春秋》教也。

經(禮)和教,經是倫理概念,教是現實落實,這裡有本末關係。經為種子,後世的禮教便是成長的樹長歪了,怎麼能直接說種子不好呢?如孟子講,“乃若其情,則可以為善矣,乃所謂善也。若夫為不善,非才之罪也。”

  三綱: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
  五常(倫):君臣、父子、夫婦、昆弟、朋友
  五常(德):仁、義、禮、智、信
  六紀:諸父、兄弟、族人、諸舅、師長、朋友

  對待性的人倫觀念:親親、尊尊、長長、男女有別
  破對待的個體觀念:獨立、自由、平等

是“反其本”還是“循其本”,我們要先“回到本”,看經典有無道理,若有,如何展開它?禮經,非義理深奧,因其是記載儀節的文字腳本,較為難度。

二、禮經所蘊之倫理義涵(以冠、昏二禮為中心)

古人行禮空間的秩序結構,東廟西寢,廟是祖先神組之處,寢是活人日常起務之地。庭是對稱的,為方便行禮,照顧到人與人的關係(對稱感,一定存在對等的雙方)。互動也是對稱,這是行禮最基本的底色,分庭抗禮,不僅含尊卑,更可以講是一種平等觀。(這是第一種原則,賓主對待抗禮)及門、登堂、入室,堂取光明特質,最尊之位為客位,室是幽暗的,最尊為奧,因其最暗。堂上是對待外來賓客,室中則為家內。(這是第二種原則,堂室內外分殊

馮友蘭《三松堂自序》:
  大概在光緒三十年左右,我父親終於在武昌得到一個固定的差事。於是寫信回來同祖母商議,叫我母親帶我和弟弟、妹妹上武昌安家。……渡過長江,搬到租的房子裡面。從鄉下來的大人孩子,一到這房子裡面,都不舒服極了。我母親尤其覺得不習慣,院子沒有內外之分,很不成體統,不像個樣子(傳統與現在的交接點上,現在更難有,能有得家裡有礦吧。)

2.1禮經所蘊之倫理義涵:士冠禮述

《禮記·冠義》:
  凡人之所以為人者,禮義也。禮義之始,在於正容體,齊顏色,順辭令。容體正,顏色齊,辭令順,而後禮義備,以正君臣,親父子,和長幼。君臣正,父子親,長幼和,而後禮義立。故冠而後服備,服備而後容體正,顏色齊,辭令順。故曰冠者,禮之始也。

《論語·泰伯》:
  曾子曰:君子所貴乎道者三:動容貌,斯遠暴慢矣;正顏色,斯近信矣;出辭氣,斯遠鄙倍矣。

堂室對待還好,但賓主對待已經沒有了,賓主對待最尊的地方成了電視了,這已不僅是空間陳設的改變,還有人與人對待關係的改變。士冠禮相當於成人禮,笄禮因秦火已殘缺。古人為何要加冠代表成人?《禮記·冠義》說,是一套服飾的變更,從未成年人轉化為成年人,看人能否體現禮儀,即人倫秩序,人之所以為人之處(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禮義之始,從禮貌做起,(這不是很表面形式的東西嗎?不是的,這種外表可呈現內心。)在姿態、表情、辭令要有莊重之意,你內心的狀態會調整,蕩離暴慢等之意,近乎中性,自然可安頓一切與它相關的人倫關係。而正容體,齊顏色,順辭令前,要先“服備”,“服備”前要“冠”。

主人玄端爵韠,立於阼階下。賓如主人服,立於外門之外。主人迎,出門。主人與賓,先入。每曲。至於廟門,入。三,至於階。三讓主人升,立於序端,西面。賓西序,東面。

鄉飲酒義:
  入三揖而後至階,三讓而後升, 所以致尊讓也。
鄉射禮注:
  相下相尊,君子之所以相接也。
呂大臨:
  所以敬人者,各自盡也。

一旦你穿上此衣,你內心行為上便應有所調整。父親請德行好的人來加冠,為什麼朋友作為賓客,因為士冠禮本質理解和指向,是賓主對待關係和父子關係相互交織。揖禮背後體現最重要的細節,表尊讓之意(尊是對對方講,讓是對自己講),孟子說“恭敬之心,禮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恭敬是對對方講的,辭讓是對自己講的。自己處於下位表達對對方的尊重,這是雙方每個人都自處下位表達對對方的尊重,自己盡自己的責任,把自己的事做好,這是對對方最大的尊重。這也是人倫對待里的群己關係,不管什麼角色,最重要的是盡己,為君的要盡君道,這樣才有“君臣有義”,為父的要盡父道,這樣才有“父子有親”···

《吳宓自編年譜》1925·2·13:
  宓持清華曹雲祥校長聘書恭謁王國維靜安先生,在廳堂向上行三鞠躬禮。王先生事後語人,彼以為來者必系西服革履,握手對坐之少年,至是乃知不同,乃決就聘。

唐君毅《中國文化之精神價值》:
  握手示愛,則二人緊接;拱手,則二人間若有一天地。

古人講推手作揖,推手是躬身推尊,自己謙卑辭讓之意,今天已經不這樣了,揖禮與新式禮儀背後所代表的文化內涵已大不相同。清華教育主旨是本于西方還是中國的,這非形式。

“若有一天地”背後的文化心態是什麼?是人與人空間的差異,拱手有空間感,表推尊、敬重之意;擁抱則人與人之間沒有空間感,是緊接的,表親近之意。這個“若有一天地”的空間是怎麼出來的?是辭讓出來的。你要相下以相尊,退一步以尊重對方。親近開來更能強調親密感,而緊接則人與人之間有擠破、競爭之意。我們今天已不再有辭讓之風,我們任何獎項都要競爭,而不是讓一下,讓一下什麼都沒有。拱手是責任意識,是盡己之意;競爭則是權利意識,我有無防範。拱手,是考慮我有無對不起對方;而競爭,是考慮對方有無對不起自身。李敖先生05年在北大的演講,我從小生在北京,但50年後的北京和我先前所知的北京不同了。例如衣衫襤褸的人走進商店,明知你沒錢買衣服仍然會遞給你一杯茶,而現在,是“處處設防的北京”,相比盡己,更多的是考慮自身的權力。我(約堂)一生中只見過一人真正的盡己,真正的盡己,是宗福邦先生。真正的體現“若有一天地”那背後文化內涵。

盡己指向的是禮,而權力背後指向的是法,今天不講禮治,而是法治。法治講防範人為惡,而禮治,是引導人為善。法治預設人性的陰暗面,而禮治則是考量人性的光明面,法治這樣一種文化心態隱隱然是西方自然權利意識(例如基督教),而中國亦有禁止人為惡的行律,孔子曰:“導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有羞恥感是很重要的,這裡更多側重“盡己”,而非“責人”。我們要更深層次分別背後是權利還是責任意識,是“責人”還是“盡己”,盡己是不管任何人的,是一種獨立自主,是“君子無入而不自得焉”,是“正己而不求於人”。

費孝通《鄉土中國》:
  在一個熟悉的社會中,我們會得到從心所欲而不逾規矩的自由。這和法律所保障的自由不同。規矩不是法律,規矩是“習”出來的禮俗。從俗即是從心。換一句話說,社會和個人在這裡通了家。
  “我們大家是熟人,打個招呼就是了,還用得著多說麼?”——這一類的話已經成了我們現代社會的阻礙。現代社會是個陌生人組成的社會,各人不知道各人的底細,所以得講個明白;還要怕口說無憑,畫個押,簽個字。這樣才發生法律。在鄉土社會中法律是無從發生的。“這不是見外了麼?”鄉土社會裡從熟悉得到信任。這信任並非沒有根據的,其實最可靠也沒有了,因為這是規矩。

這有禮教傳統的自由,禮俗與法律的差別。禮屬於傳統社會,費孝通先生認為,禮的基礎是熟人社會,法是流動社會(特別是現在人口流動性這麼大),無法信任別人。但人與人的關係如何理解,對人性前提的基本考量仍然很重要,老實人可能一輩子吃很多虧,但得失不一定就是普遍所說的那樣的。所以,費先生我相信一半,但“盡己”才是更重要的原則。

始加
  主人之贊者東序少北,西面。(《冠義》:冠於阼,以著代也。《士冠禮》注:適子冠於阼,少北,辟主人也。)將冠者出房,南面。賓將冠者,將冠者即筵坐。賓降,主人降。(主人不敢安位也。)賓,卒,一揖一讓,升。主人升。復初位。賓筵前坐,正纚。賓降西階一等。執冠者升一等,東面授賓。賓右手執,左手執進容,(行翔而前鶬焉。)乃祝,乃冠。賓復位。冠者興,適房。冠者服玄端爵韠,出房,南面。

開始加冠,“冠於阼”,表明替代之意,在父親的區域加冠表明其將要取代父親,這表明第二關關鍵,迭代,可以更豐富的認識什麼是“父子有親”一綱。父親非常尊重兒子的獨立性,兒子成長父親老去,“誰主導”會發生變化。值得注意的是,“少北”,迴避主人,雖然他將取代父親,但此仍有對父子的尊重,一方面肯定年輕人有獨當一面的時候,一方面又有對父親的尊重。這是一種程度,一種平衡。

出房,南面,作揖,提示這有“引導”之意。然後降去“沃盥”處洗手。注意,主人不敢安位也。致潔淨,表示對接下來禮節的敬重之意,所以主人不敢安位,因而有不安之感。

進容,容體上的莊重有所提升,給年輕人做示範。因而賓客相對于年輕人,有老師的身份。

初加
  初加緇布冠,服玄端爵韠,出房,南面。
再加
  再加皮弁,服素積素韠,,出房,南面。
三加
  三加爵弁,服纁裳韎韐,,出房,南面。

三加祝辭
始加祝辭:   令月吉日,始加元。棄爾幼志,順爾成。壽考惟祺,介爾景再加祝辭:   吉月令辰,乃申爾。敬爾威儀,淑慎爾。眉壽萬年,永受胡三加祝辭:   以歲之正,以月之令,咸加爾。兄弟具在,以成厥。黃耇無疆,受天之

容,逐漸提升。第三次加冠,師生間還有呼應。

今天講非回到古禮,而是古人文化背後可否對現今常識有刺激,迫使大家思考這些問題,我們依然生活在父子、君臣等關係內,我們無法擺脫。關鍵是這些儀節背後的文化心態,權利意識、責人意識等···

賓醴冠者
  筵於戶西,南面。賓冠者就筵。筵西,南面。賓受於戶東,加柶,面枋,筵前北面。冠者筵西拜受觶,賓東面答拜。薦脯醢。冠者即筵坐,祭脯醢,以柶祭醴三。筵末坐啐醴。冠者降筵,坐奠觶,拜,執觶興。賓答拜。

賓醴冠者,用甜酒敬冠者(已成人,非將冠者,對成人的尊重)這是堂上最尊之位。當年輕人服務賓客與主人互動,背後態度是平等,不要講“子”無獨立人格,在這裡,這兩位長輩充分尊重年輕人。主人為什麼不自己給自己的兒子加冠,這樣不就省去一個賓客了嗎?整個行禮都是在堂上,而非在室,一位青年男子成人要走向家外(女子是走向家內,因而後面講的式婚禮是在室中舉行),因而與外來人有禮儀的互動,可獨立與父親之外,與外來賓客有平等的禮節互動。

《冠義》:
  成人之者,將責(要求)成人禮焉也。責成人禮焉者,將責為人子、為人弟、為人臣、為人少者之禮行焉。將責四者之行於人,其禮可不重與?故孝弟忠順之行立,而後可以為人,可以為人,而後可以治人也

要求別人尊重你,你自身可以不自重嗎?這是“君子有諸己而后求諸人,無諸己而后非諸人。”,亦類似“先之,勞之。”縱觀君臣有義,君看是在上位,君的要求比臣更高,要盡己,才有“君臣有義”。禮的尊卑感,非說在上位者可以作威作福,是有很強的要求的。六禮,古代講媒妁之言,沒有自由戀愛。

2.2禮經所蘊之倫理義涵:士昏禮述

婦至成禮
  婦至,主人揖婦以入。及門,揖入。升自西階。(道婦入也。)布席於奧,入於室,即席。尊西南面。媵、御沃盥交。(夫婦始接,情有廉恥,媵、御交道其志。)御布對席。婦即對筵。夫、婦皆坐,皆祭。三飯卒食。(昏義:同牢而食,合巹而餚,所以合體同尊卑,以親之也。)

士昏禮,時間點為黃昏,在寢中。婦無相庭抗理,有夫婦一體,不分彼此將要走向結合。入室,和之前的堂有內外之別。士昏禮象征引導家庭成員進入家內。(老師看了下表,立馬加速了)前面稱為“主人”,而后面稱為“夫”,夫婦關係已然確立。媵、御沃盥交,這裡“情有廉恥”,仍有陌生感,因而要家人相互接觸引導。而後,是夫婦一起吃一頓飯,同牢合巹,吃同一牲口上的肉(同牢),巹是一個葫蘆剖開兩半,一人一半葫蘆瓢喝酒,表示夫婦一體之意,陰陽各一半不完整,夫婦稱為牉合,相互是對方的另一半,合體同尊卑,非單方有偏向。

婦見舅姑
  質明,贊見婦于舅姑。席于阼,舅即席。席于房外,南面,姑即席。婦執笲棗栗(紅棗、栗子),自門入,升自西階。婦進拜。婦奠于席。舅坐撫之,興,答拜婦還又拜。婦降級,受笲腶修(竹筐,進入家庭會注意自身德行)。婦升,進,北面拜。婦奠于席。姑坐舉以興,,授人。

第二天早上,婦見舅姑(公公婆婆),更重要,是新娘與對方家裡人互動。贊,是助手,由對方家裡人選定,注意這裡還有主客的對待,“升自西階”。

贊醴婦
  席於戶牖間。(禮婦者,以其婦道新成,親厚之。)婦疑立于席西。贊者酌醴,加柶,面枋,出房,席前北面。婦東面拜受。贊西階上北面拜送。婦又拜。薦脯醢。婦升席,左執觶,右祭脯醢,以柶祭醴三。婦降席,東面坐啐醴,建柶興,拜。

禮尚往來,來而不往非禮也。在堂上最尊位置,表示對新婦的尊重。

婦饋舅姑
  舅姑入于室,共席於。婦盥饋。(饋者,婦道既成,成以孝養。)贊成祭,卒食。席於北墉下。婦徹,設席前,西上。婦。卒食,姑之。

婦饋舅姑,新婦伺候舅姑(公公婆婆)吃飯,在室中舉行,二者的關係進一步親近,相比前面的陌生感,這裡的賓主對待已經漸漸隱去。新婦已經是這一家的女主人,要孝養公公婆婆。

舅姑饗婦
  舅姑共饗婦以一獻之禮。舅姑先降自西階,婦降自阼階。(授之室,使為主,明代己。)

舅姑還禮,又回到堂上,新婦仍然在最尊之位接受公公婆婆對自己的敬酒。舅姑先從西階降下(這裡禮儀中主客交換),而新婦從主位離開,表示舅姑把家裡的事務都交給新婦,明代己,這裡有盡己,在時間軸上仍然有迭代之意。回想關雎,受之室,女性主導內在家庭事務,士昏禮是年輕女子走向家內,與男子走向家外,是空間的迭代,“誰為主導者”。其主導非僵化的絕對的,而是與空間有關係,外事由男子處理,內部事務便是“妻為夫綱”。這是男女的別異之處,而現代,是忽略了家內室內的。

禮經所蘊之倫理義涵
  一、盡己(人倫對待的基本精神)   二、迭代(對應于“父為子綱”)   三、別異(對應于“夫為妻綱”)(不僅禮、詩這麼講,易也這麼講)

易經家人卦彖傳:
  家人,女正位乎內,男正位乎外。男女正,天地之大義也。家人有嚴君焉,父母之謂也。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

外卦為風(男),內卦為火(女),風自火出,內部的火繁榮可以風華天下。這相應于關雎毛傳的家庭義理。家庭義理安頓的非常好才可以風華天下,這是六經通義,特別看重男女之別,無尊卑,但有空間的主導迭代,在今天,是無此別異的。

這是因為經濟獨立,若無經濟獨立則此人現代視為依附者。羅拉出走,關鍵是經濟權,獨立人格成為社會通識,不再看重男女差別,換句話說是視男女為同質,無別。今天,所有事不再男女區分了,兩者成家之後對對方處境的理解,你們到我這年紀就會體會到。這會導致育兒和養老的社會化,這是每天面臨的現實,我的孩子由誰撫養?我的父母由誰贍養?誰來安頓家庭?這是大趨勢,人與人的親情如何維繫?父母子女不再由自己贍養,小孩立馬“免於父母之懷”···

女性走向社會獨立並非價值最優,而我們又非說女性全回歸家庭才能保存自己,但是這里仍有主導性的分別。這主導性平衡的實踐還不夠,此倫如何安頓很難,在此呈現和常識不同的態度,大家可反觀現狀。

樂記

老師已經沒有時間講這部分,隔了半個月我記得的,只剩:管平湖先生的幽蘭操,羅大佑、beyond和崔健,還有宮商角徵羽外的音調是中正平和的,偏音便是情感外發甚強烈(我個人仍記得老師曾說,錢穆賓四先生所言“自在人生深處”,而我目前仍未體會。)

《史記·刺客列傳》:太子及賓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之上,既祖,取道,高漸離擊築,荊軻和而歌,為變徵之聲,士皆垂淚涕泣。又前而為歌曰:“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復為羽聲慷慨,士皆瞋目,發盡上指冠。於是荊軻就車而去,終已不顧。

音樂、詩歌是人自身感情流露,外物感發,有過和不及。因而要樂來涵養自身性情,因而音樂有所節制和引導過度的悲傷。不講特別好聽,而是“非純粹感官上的刺激”,禮講人與人的細微差別,而樂,講人與人的共同之處,這里可以看出禮樂的互補性,禮的開端是從服裝齊備開始,而樂是人共同情感之外發。

這整段時間,每次我想到要補回這些,便覺著,倘若明誠堂有接續者,那我可放心走了。


在一个星期后,帮浩达搭建博客失败后,我忽然明白,这“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的自,我瞎想什么呐。看明诚堂诸兄读书,我写博客的热情更自然想转到读书去,往后也没有这么热情的心境了(若有,一定是间断的热情高涨)。这也是一个结束啊。

评论

敲黑板了!!!
本博客是在icarus基础上,振兴怒改,JWen小改后完成的。
R Stata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