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第十九講)

在記錄上,寫完二十、二十一才寫的十八、十九,第二期後半段的國學筆記都是在畢業論文和畢業事務處理過程斷斷續續寫的,不過這些思考的內容是積累了很久的。王憐花寫《古金兵器譜》找到三條路(無名老僧,韋小寶和陸小鳳),而我聽課至今找到兩條,吹水的說,活成孔子顏子,或活成莊子(我萬萬沒想到,在二十一講的周易部分,有個地方在課上同時提到這三個人。)

[00:00.36]BEYOND - 光辉岁月[00:01.02]作词:黄家驹[00:01.22]作曲:黄家驹[00:01.63]编曲:黄家驹[00:28.39]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00:32.95]在他生命里仿佛带点唏嘘[00:41.31]黑色肌肤给他的意义[00:45.87]是一生奉献肤色斗争中[00:54.37]年月把拥有变做失去[01:00.80]疲倦的双眼带着期望[01:07.19]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01:10.84]迎接光辉岁月[01:14.18]风雨中抱紧自由[01:20.16]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01:23.91]自信可改变未来[01:27.21]问谁又能做到[01:43.26]可否不分肤色的界限[01:47.69]愿这土地里不分你我高低[01:56.02]缤纷色彩显出的美丽[02:00.43]是因它没有分开每种色彩[02:08.92]年月把拥有变做失去[02:15.35]疲倦的双眼带着期望[02:21.79]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02:25.38]迎接光辉岁月[02:28.67]风雨中抱紧自由[02:34.77]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02:38.42]自信可改变未来[02:41.81]问谁又能做到[03:23.51]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03:27.06]迎接光辉岁月[03:30.32]风雨中抱紧自由[03:36.35]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03:40.09]自信可改变未来[03:43.32]问谁又能做到[03:48.23]哦……[03:55.69]啊……[03:59.18]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04:02.78]迎接光辉岁月[04:05.98]风雨中抱紧自由[04:12.07]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04:15.66]自信可改变未来[04:19.02]问谁又能做到[04:24.40]哦……[04:30.92]啊……[04:34.78]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04:38.37]迎接光辉岁月[04:41.66]风雨中抱紧自由[04:47.68]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04:51.44]自信可改变未来

國學課講到這裡,給大家出個選擇題,你們對國學所講是(一)服膺或佛家門外閒談。(二)引起很大疑慮,這個管用嗎?與現代生活有緊張感,很好但格格不入。(三)無意義。舉手結果是服膺居多,不過由於明天放假,所以多是服膺者才來,這是顯然的(這是約堂課中和我統計專業最近的一次)。

僧侶的姿態

接上篇《心經-壇經》的尾巴,圖中外面的周圍人,是沒有氣象的,在這顛沛流離造次的圖中,僧侶的姿態,此挺立和精神思想有關。(自從這課后,每當我走在地鐵等人多之處,時不時想起,“你看,這些人有幾個是有氣象的呢?”)在生活旅途中有很多倉促的時候、變故的時候,在此種是否可穩住自身?放慢,會有壓力,會有孤獨感,如王荊公晚年寂寥,背後支撐他的是孟子,“何妨舉世嫌迂闊,故有斯人慰寂寥”。若生活無知己,便讀書,即便疑惑也是很好的,因你切己的在思考它。

詩經

《文史通義·易教》:
  六經皆史也。古人不著書,古人未嘗離而言六經皆先王之政典也。
《禮記·王制》:
  樂正崇四術,立四教,順先王詩、書、禮、樂以造士。春、秋教以禮樂,冬、夏教以詩書。
《禮記·經解》:
  孔子曰:入其國,其可知也:其爲人也,溫柔敦厚,《詩》教也;疏通知遠,《書》教也;廣博易良,《樂》教也;絜靜精微,《易》教也;恭儉莊敬,《禮》教也;屬辭比事,《春秋》教也。

清代章學誠講“六經皆史也”,近代中國(如胡適)實在曲解這句的,關照是否可應用作為歷史的史料。史的古字,是執書者,六經都是上古時王官精英掌管的檔案。古人不著書,戰國后百家都各發其義理,但上並不寫這些,僅寫具象,不會離開具體事情而討論抽象道理。“六經皆先王之政典也”,上古三代知識不普及,材料有限,因而必為王官之學(最初的學問形態),因而六經都有政治背景。按時間先後:易(伏羲)$\rightarrow$尚書(堯舜禹)$\rightarrow$詩(商周)$\rightarrow$禮、樂(周公)$\rightarrow$春秋(孔子),與朝廷文書記載有關。這是政典形成的維度,雖源起為官方文書,後來不僅有官方政治性的作用,還有教育意義,“順先王詩、書、禮、樂以造士”。孔子為低級貴族亦受此教育,進而孔子轉為私家講學,六經從政典轉為教典。如《禮記·經解》中言,六經分別塑造每個人溫和等諸面向,從教典中的次序則為“詩、書、禮、樂、易、春秋”,逐層遞進。易和春秋為孔子晚年學問,不易把握,六經的講課不像之前,非融通的,而著眼于開篇的部分。始,正始,例如詩經四始、春秋五始。

胡適《談談詩經》:
  《詩經》在中國文學上的位置,誰也知道,它是世界上最古的有價值的文學的一部,這是全世界公認的。
  《詩經》不是一部經典。從前的人把這部《詩經》都看得非常神聖,說它是一部經典,我們現在要打破這個觀念;假如這個觀念不能打破,《詩經》簡直可以不研究了。因為《詩經》並不是一部聖經,確實是一部古代歌謠的總集,可以做社會史的材料,可以做政治史的材料,可以做文化史的材料。萬不可說它是一部神聖經典。
  你要懂得三百篇中每一首的題旨,必須撇開一切《毛傳》、《鄭箋》、《朱注》等等,自己去細細涵詠原文。但你必須多備一些參考比較的材料:你必須多研究民俗學、社會學、文學、史學。你的比較材料越多,你就會覺得《詩經》越有趣味了。
  這一部《詩經》已經被前人鬧得烏煙瘴氣,莫名其妙了。詩是人的性情的自然表現,心有所感,要怎樣寫就怎樣寫,所謂“詩言志”是。《詩經·國風》多是男女感情的描寫,一般經學家多把這種普遍真摯的作品勉強拿來安到什麼文王、武王的歷史上去;一部活潑潑的文學因為他們這種牽強的解釋,便把它的真意完全失掉,這是很可痛惜的!譬如《鄭風》二十一篇,有四分之三是愛情詩,《毛詩》卻認《鄭風》與男女問題有關的詩只有五六篇,如《雞鳴》、《野有蔓草》等。說來倒是我的同鄉朱子高明多了,他已認《鄭風》多是男女相悅淫奔的詩,但他亦多荒謬。《關雎》明明是男性思戀女性不得的詩,他卻在《詩集傳》里說什麼“文王生有聖德,又得聖女姒氏以為之配”,把這首情感真摯的詩解得僵直不成樣了。

我們講六經相當於讓大家摸一下門徑,略窺堂奧。大家讀詩經的觀念,是受近百年傳統塑造的,強調詩經的史料意義,破除其經典意義(強調文學性)。胡適的“圣”是偏向“神”的,但我們在緒論中講“圣”之意是做到極致的人。若視詩歌等同於歌謠,作為專家之學,那麼一般人怎麼樣呢?錢鐘書先生《管錐編》講“毛詩正義”,流傳下來的只剩毛詩了。

周作人《談〈談談詩經〉》:
  古往今來,談《詩經》的最舊的見解大約要算“毛傳”,最新的自然是當今的胡適博士了。近來得讀胡先生所講的《談談〈詩經〉》,覺得有些地方太新了,正同太舊了一樣的有點不自然,這是很可惜的。
  胡先生很明白的說,《國風》中多數可以說“是男女愛情中流出來的結晶”,這就很好了,其餘有些詩意不妨由讀者自己去領會。

朱自清《經典常談》:
  《詩》的源頭是歌謠。

後人附會,道學僵直生成了說教,是無根據無意義的。周作人所言,分寸感把握不好,是兩個極端(偏向民眾),但其對胡適的基本主旨是認同的。胡適說詩是農夫所作,是妓女所作,那為何底層民眾的歌謠會寫下收集起來?朱自清講,詩的源頭為歌謠,更有分寸感,其收整為王官層面。

《孟子·離婁下》:
  王者之跡熄而詩亡,詩亡然後春秋作。
班固《兩都賦》序:
  昔成康沒而頌聲寢,王澤竭而詩不作。
刘勰《文心雕龍·明詩》:
  自王澤殄竭,風人輟採;春秋觀志,諷誦舊章。

從采詩觀風,到孔子刪詩,政典的源頭和教典的流傳都要關注。班固所講,成康沒,王澤竭,說明有清明政治制度支撐才有詩的收集,當有德者去世,采詩的人便停止采詩活動。

《漢書·食貨志》:
  孟春之月,群居者將散,行人振木鐸,徇于路以采詩,獻之太師,比其音律,以聞于天子。故曰王者不出牖戶而知天下。
《春秋公羊傳》何休解詁:
  五穀畢入,民皆居宅。男女同巷,相從夜績,從十月盡正月止。男女有所怨恨,相從而歌,饑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男年六十、女年五十無子者,官衣食之,使之民間求詩,鄉移於邑,邑移于國,國以聞于天子。

春秋公羊傳講,冬天收成后,大家聚在一起手工勞作,有原始歌謠創作。食貨志中講,待春天勞作重新展開,行人(風人)采詩,天將以天子為木鐸,由樂官整理唱給天子聽,使王者了解民情。今天我們還有沒有不知道,先王之政典,當成康沒,王澤竭時,不管民眾疾勞時,孔子刪詩(去除重複的,留下有意義的)。

《史記·孔子世家》:
  古者詩三千餘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於禮義。上採契、后稷,中述殷、周之盛,至幽、厲之缺。始於衽席,故曰:“《關雎》之亂以為《風》始,《鹿鳴》為《小雅》始,《文王》為《大雅》始,清廟為《頌》始”。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頌之音。禮樂自此可得而述,以備王道,成六藝。

始,在哪開始,刪到三百零五篇,始于夫婦之道,從男女之情開始講。胡適將三百零五篇視作散沙。

  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論語·陽貨》)

  子謂伯魚曰:“女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為《周南》、《召南》,其猶正牆面而立也與!”(《論語·陽貨》)

《經典釋文》:
  毛詩者,出自毛公。一云:子夏傳曾申,申傳魏人李克,克傳魯人孟仲子,孟仲子傳根牟子,根牟子傳趙人孫卿子,孫卿子傳魯人大毛公。

小子,小朋友可通過讀詩了解人倫的自然狀態。人不為周南、召南,如同對著堵墻什麼都看不到。詩禮傳家,不學詩無以言,不學禮無以立,此外這故事還有“君子之遠其子也”。詩歌的源頭為歌謠,但曲折中間有政與教:歌謠$\rightarrow$采風$\rightarrow$先王之政典$\rightarrow$風教$\rightarrow$孔門之教典:子夏$\rightarrow$毛公-毛詩。

宋版書

《詩序》:
  《詩》者,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動于中而形于,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詠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情發于,聲成文謂之

  尚書·舜典: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   禮記·樂記:詩,言其志也。歌,詠其聲也。舞,動其容也。   禮記·樂記:凡音者,生於人心者也。情動於中,故形於聲,聲成文謂之音。是故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王國之音怨以怒,其民困

毛詩序,詩經的意義和來龍去脈,對個體細膩有何引導?人內在心情表露,情動于中而形于言,到“路漫漫其修遠兮”這樣的嗟歎,再到詠歌之,再到手舞足蹈。

  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國之音哀以思,其民困。故正得失,動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詩。
  先王以是經夫婦,成孝敬,厚人倫,美教化,移風俗

采詩可以有尺度的觀風,怨乖(錯誤的地方)有批判性,采詩自下而上,然後是自上而下,“先王”經夫婦,觀得失,然後釐定文本教太子國學,變為教化功能,進而影響底層的人。在下位者有對在上位者批評的渠道,進而在上位者正面影響到在下位者。

  詩有六義焉:一曰風,二曰賦,三曰比,四曰興,五曰雅,六曰頌。……是以一國之事,系一人之本,謂之《風》;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風,謂之《雅》。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由廢興也。政有大小,故有小雅焉。頌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者也。是謂四始,詩之至也。

  上以風化下,下以風刺上。主文而谲谏,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戒,故曰風。至于王道衰,禮義廢,政教失,國異政,家殊俗,而《變風》、《變雅》作矣。國史明乎得失之迹,傷人倫之廢,哀刑政之苛,吟詠情性,以風其上,達于事變而懷其舊俗也。故《變風》發乎情,止乎禮義。發乎情,民之性也;止乎禮義,先王之澤也。

風,就諸侯國而言;雅,就天子而言(正也);頌,美盛德之形容,宗廟樂曲。孔子說君子之德風,有德者在位可以從上風化下,下面人民受其感化,體會其格局。而下以風刺上,諷刺之意,從下往上批評。正風:上以風化下;變風:下以風刺上。。國史明乎得失之迹,傷人倫之廢,哀刑政之苛,史是執書者,文化人,傷人倫例如子弒父、臣弒君,則為變風。變風發乎情,止乎禮義。這裡要注意民之性,其有“過”和“不及”,老百姓表達不見得是中和的,例如音樂有粗俗不堪的。國史一方面要體察民之性情,而又要用先王之澤,立身處世的建立中和尺度來中和“過”和“不及”,這是“止乎禮義”關鍵所在。

在西周初期有正風,在成康沒時變風作,這都在十五國風中。其中十三為變風,僅周南、召南為正風,變風占十五國風的大部分。

  然則《關雎》、《麟止》之化,王者之《風》,故系之周公。南,言化自北而南也。《鵲巢》、《驺虞》之德,諸侯之《風》也,先王之所以教,故系之召公。《周南》、《召南》,正始之道,王化之基

朱子《詩集傳》釋“周南”:
  周,國名。南,南方諸侯之國也。周國本在《禹貢》雍州境內岐山之陽,后稷十三世孫古公亶父始居其地,傳子王季歷,至孫文王昌,辟國寖廣,於是徙都于豐,而分岐周故地以為周公旦、召公奭之采邑。且使周公為政于國中,而召公宣佈于諸侯。於是德化大成於內;而南方諸侯之國、江沱汝漢之間,莫不從化,蓋三分天下而有其二焉。至子武王發,又遷於鎬,遂克商而有天下。武王崩,子成王誦立,周公相之,製作禮樂,乃采文王之世風化所及民族之詩,被之筦弦,所以著明先王風俗之盛,而使天下後世之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者,皆得以取法焉

南,為自北而南的教化,表周公的文化在地域上的影響。文王雖然徙都,但岐周(地名)仍然有文王的影響。使天下人讀此詩可以取法于文王,這也是為何周南、召南作為國風之首。此時仍未諸侯時刻,往後的根基在於此。

  《關雎》,后妃之德也,《風》之始也,所以風天下而正夫婦也,故用之鄉人焉,用之邦國焉。《風》,風也,教也,風以動之,教以化之。

而為何《關雎》作為國風,以至於詩經的第一篇,“風天下”而“正夫婦”···並非說他們作為聖王無法企及,而是說情感真摯的人有共通之處,從而可以一步步化下。

關雎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鍾鼓樂之。

有兩個問題:“參差荇菜”是寫實還是起興?“窈窕淑女,寤寐求之。”的主語是誰?

1.關雎毛傳

關關雎鸠,在河之洲。
  【傳】興也。關關,和聲也。雎鸠,王雎也,鳥摯而有別。水中可居者曰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傳】窈窕,幽閑也。淑,善。逑,匹也。言后妃有關雎之德,是幽閑貞專之善女,宜為君子之好匹。〇后妃說樂君子之德,無不和諧,又不淫其色,慎固幽深,若關雎之有別焉,然後可以風化天下。夫婦有別則父子親,父子親則君臣敬,君臣敬則朝廷正,朝廷正則王化成。

  后妃說樂君子之德,無不和諧,又不淫其色,慎固幽深,若關雎之有別焉,然後可以風化天下。夫婦有別則父子親,父子親則君臣敬,君臣敬則朝廷正,朝廷正則王化成

  《吕氏春秋》:昔太古常無君矣,其民聚生群處,知母不知父,無親戚兄弟夫婦男女之別,無上下長幼之道。

窈窕
  【傳】窈窕,幽閑也。〇言后妃有關雎之德,是幽閑貞專之善女〇后妃慎固幽深,若關雎之有別焉,然後可以風化天下。
  《說文》:“窈,深遠也。”“窕,深肆極也。”
  《楚辭·九歌·湘君》:“美要眇兮宜脩。”
  王國維:“詞之為體,要眇宜脩。詩之境闊,詞之言長。”
  葉嘉瑩:“‘要眇’者蓋專指一種精微細緻的富於女性之銳感的特美。此種特美既最適於表達人類心靈中一種深隱幽微之品質,而且也最易於引起讀者心靈中一種深隱幽微之感發與聯想。”

毛傳講關雎是摯而有別的鳥,對于窈窕二字的解釋,(鄧兄率爾而對,曰:“身材好。”)古時明顯是從容顏角度來反對的,子夏說“賢賢易色”,而“窈窕”和“要眇”(描寫湘夫人),都代表女性的特質,相別于男性的深隱幽微。為何

為何后妃有關雎之德,因為男女有別,這不是從容顏美不美來講。又例如體裁的陰陽之別,詩言志,而詞,延綿不絕。進一步,男女要婚配,這是新婚詩,因為有別而要結合,貞專表情感專一,是針對上古群居狀態而言。然後可風化天下。夫婦有別而父子親,群居時知母而不知父,才有父子之親,才有君臣,朝廷,乃至整個天下。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傳】荇,接余也。流,求也。后妃有關雎之德,乃能共荇菜,備庶物,以事宗廟也。窈窕淑女,寤寐求之。【傳】寤,覺;寐,寢也。求之不得,寤寐思服。【傳】服,思之也。悠哉悠哉,輾轉反側。【傳】悠,思也。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傳】宜以琴瑟友樂之。參差荇菜,左右芼之。【傳】芼,擇也。窈窕淑女,鍾鼓樂之。【傳】德盛者宜有鍾鼓之樂。

人倫最自然差序為男女有別,這意味一種分工,內外之別。女性內斂含蓄細膩,共,供荇菜,舉家事之一端而言之,這件事其實很重要。祭祀場合,組織人為家庭的祖先(國之大事,祀(內在)與戎(外在))。寤寐,是窈窕淑女的態度,然後是最終的結果。琴瑟之樂,是后妃嫁入文王后祭祀的過程。

2.關雎鄭箋

關關雎鸠,在河之洲。
  【箋】“摯”之言“至”也,謂王雎之鳥雌雄情意至然而有別。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箋】怨耦曰仇。言后妃之德和諧,則幽閑處深宮貞專之善女,能為君子和好衆妾之怨者。言皆化后妃之德,不嫉妒,謂三夫人以下。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
  【箋】左右,助也,言后妃將共荇菜之葅,必有助而求之者。言三夫人九嫔以下,皆樂后妃之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箋】言后妃覺寐則常求此賢女,欲與之共己職也。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箋】服,事也。求賢女而不得,覺寐則思己職事,當誰與共之乎。
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箋】思之哉,思之哉,言己誠思之。臥而不周曰輾。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
  【箋】言后妃既得荇菜,必有助而采之者。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箋】同志為友,言賢女之助后妃共荇菜,其情意乃與琴瑟之志同。共荇菜之時樂必作。
參差荇菜,左右芼之。
  【箋】后妃既得荇菜,必有助而擇之者。 窈窕淑女,鍾鼓樂之。
  【箋】琴瑟在堂,鍾鼓在庭,言共荇菜之時,上下之樂皆作,盛其禮也。

鄭玄注說採荇菜供宗廟太小了,求賢女幫自己供奉宗廟,主導家庭內務。

3.關雎朱子集傳

關關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朱】興也。關關,雌雄相應之和聲也。雎鳩,水鳥,一名王雎,狀類鳧鷖,今江淮間有之。生有定偶,而不相亂,偶常並遊,而不相狎,故《毛傳》以為摯而有別。《毛傳》之“摯”字與“至”通,言其情意深至也。河,北方流水之通名。洲,水中可居之地也。窈窕,幽閒之意。淑,善也。女者,未嫁之稱。蓋指文王之妃大姒為處子時而言也。君子,則指文王也。好,亦善也。逑,匹也。〇興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詠之詞也。周之文王生有聖德,又得聖女姒氏,以為之配。宮中之人,於其始至,見其有幽閒貞靜之德,故作是詩,言彼關關然之雎鳩,則相與和鳴於河洲之上矣,此窈窕之淑女,則豈非君子之善匹乎?言其相與和樂而恭敬,亦若雎鳩之情摯而有別也。後凡言興者,其文意皆放此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朱】興也。參差,長短不齊之貌。荇,接餘也,根生水底,莖如釵股,上青下白,葉紫赤,圓莖寸餘,浮在水面。或左或右,言無方也。流,順水之流而取之也。或寤或寐,言無時也。服,猶懷也。悠,長也。輾者,轉之半。轉者,輾之周。反者,輾之過。側者,轉之留。皆臥不安席之意。○此章本其未得而言。彼參差之荇菜,則當左右無方以流之矣;此窈窕之淑女,則當寤寐不忘以求之矣。蓋此人此德,世不常有。求之不得,則無以配君子,而成其內治之美。故其憂患之深,不能自已至於如此也。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鍾鼓樂之。
  【朱】興也。采,取而擇之也。琴,五弦或七弦;瑟,二十五弦:皆絲屬,樂之小者也。友者,親愛之意也。芼,熟而薦之也。鐘,金屬;鼓,革屬:樂之大者也。樂,則和平之極也。○此章據今始得而言。彼參差之荇菜旣得之,則當採擇而烹芼之矣。此窈窕之淑女,旣得之,則當親愛而娯樂之矣。蓋此人此德,世不常有。幸而得之,則有以配君子而成內治。故其喜樂尊奉之意,不能自已,又如此云。

《詩集傳》:
  孔子曰:“《關雎》,樂而不淫,哀而不傷。”愚謂:此言為此詩者,得其性情之正、聲氣之和也。蓋德如雎鳩摯而有別,則后妃性情之正,固可以見其一端矣。至於寤寐反側、琴瑟鐘鼓,極其哀樂而皆不過其則焉,則詩人性情之正,又可以見其全體也。獨其聲氣之和,有不可得而聞者,雖若可恨,然學者姑卽其詞,而玩其理以養心焉,則亦可以得學詩之本矣。○匡衡曰:“妃匹之際,生民之始,萬福之原。婚姻之禮正,然後品物遂而天命全。”

朱子講,君子好逑是文王太妃已成婚,關關雎鳩仍未起興,那君子寤寐求之他求什麼呢?都成婚了。這解釋成了回憶、倒敘。沒往主導層面,最後又回到了現實之中“琴瑟鐘鼓之樂”。其仍講內質,又齊家的效果。

毛專、鄭箋、朱注對于“窈窕”,“內質”和“文王太妃”三個整體的看法是一樣的。

毛詩周南諸篇小序:
  《關雎》,后妃之德也。
  《葛覃》,后妃之本也。
  《卷耳》,后妃之志也。
  《樛木》,后妃逮下也。
  《螽斯》,后妃子孫眾多也。
  《桃夭》,后妃之所致也。
  《兔罝》,后妃之化也。
  《芣苡》,后妃之美也。
  《廣漢》,德廣所及也,文王之道,被於南國。
  《汝墳》,道化行也,文王之化,行乎汝墳之國。
  《麟之趾》,關雎之應也。

朱子《詩集傳》:
  此篇首五詩,皆言后妃之德:《關雎》舉其全體而言也;《葛覃》、《卷耳》,言其志行之在己;《樛木》、《螽斯》,美其德惠之及人。皆指其一事而言也。其詞雖主於后妃,然其實則皆所以著明文王身修家齊之效也。至於《桃夭》、《兔罝》、《芣苢》,則家齊而國治之效。《漢廣》、《汝墳》,則以南國之詩附焉。而見天下已有可平之漸也。若《麟之趾》,則又王者之瑞,有非人力所致而自至者,故復以是終焉,而序者以為《關雎》之應也。

現在撇開毛專、鄭箋、朱注,將關雎僅視作愛情詩。在詩序中,齊家是非常重要是女性,把西周的王業放在女性上。而程俊英的系統(略),是沒有意義的系統,是散的。從這可以反思男尊女卑,近代批評思潮源起為西方女權主義,宗法中南權是存在的,但是是否女性就是卑微呢?尤其在強調男女內外之別的時候,這非高下的判斷,木蘭從軍,還有科舉之別,社會分工應該照顧到男女有別這一點。今天已經無法回到古時,也沒有必要,但是男女有別是需要側重關照的。

尚書

老師這開場引入不太好啊,跟暨大息息相關。。。

《尚書·禹貢》:
  東漸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聲教迄於四海。禹錫玄圭,告厥成功。

舜在位,大禹受命治水,華夏高度文明發于四海。

《尚書》今古文及其真偽問題:
  漢初,伏生傳今文《尚書》二十九篇。
  武帝末,魯恭王壞孔子宅,得古文《尚書》,孔安國得之以考二十九篇,得多十六篇。古文尚書未列入學官,所多十六篇未受重視。及晉永嘉之亂,古文十六篇遂亡。
  東晉元帝時,梅賾獻古文《尚書》五十八篇(孔安國傳),為時所重,唐修《五經正義》,即據此本撰《尚書正義》。
  宋朱子等始疑世傳孔傳本中古文二十五篇為偽。清初閻若璩撰《尚書古文疏證》,論定古文二十五篇及孔傳全部乃屬偽作。


  曰若古,帝放勳欽明文思安安恭克讓,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克明俊德,以親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協和萬邦。黎民於

蔡沈《書集傳》:
  首以(敬)之一字為言,此書中開卷第一義也,讀者深味而有得焉,則一經之全體,不外是矣,其可忽哉!

親-睦-和-雍:《大學》“親民”之義
章-昭-明-變:《大學》“新民”之義(古人未嘗離事而言理,大學把此理抽出來。)

稽,考察帝堯的德業。欽(德行的涵養)和明(理性的維度)對舉,類似“仁、智”,“誠、明”的對舉,涵養需用敬,進學在致知。允恭克讓,光被四表,對待他人的態度,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平,普遍;章,章明覺醒。變,變化、新;雍,和。

尚書是幾乎沒聽懂了。

评论

敲黑板了!!!
本博客是在icarus基础上,振兴怒改,JWen小改后完成的。
R Stata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