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录(二十一)

在这里闲聊一下各种语录,特别是老师的语录,几天前我想起泛函分析老师的话,“从前的数学家都没有手机的,他们没什么事干,只好学数学。”然后想起自己很久没有听数学课了,没有数学交流,没有记一些语录。这篇文章的motivation有两个,一个是记一些好玩的东西,还有一个,就是,记下自己第一次体会到“在如今学术考评机制下,达到考评的【最低要求】,然后好好读书。”

[ti: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ar:刺猬][al: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by:][offset:0][00:00.00]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 - 刺猬乐队 (Hedgehog)[00:08.53]词:赵子健[00:17.07]曲:赵子健[00:25.61]编曲:刺猬[00:34.15]我那些残梦[00:36.61]灵异九霄[00:39.03][00:40.53]徒忙漫奋斗[00:43.15][00:43.70]满目沧愁[00:46.89][00:47.50]在滑翔之后[00:49.79][00:51.25]完美坠落[00:53.51][00:54.21]在四维宇宙[00:57.29]眩目遨游[01:00.70][01:28.22]我那些烂曲[01:30.86]流窜九州[01:33.50][01:34.89]云游魂飞奏[01:37.76]音愤符吼[01:41.60]在宿命身后[01:43.92][01:45.38]不停挥手[01:48.36]视死如归仇[01:51.59]毫无保留[01:54.79][02:22.22]黑色的不是夜晚[02:25.51]是漫长的孤单[02:28.59][02:29.11]看脚下一片黑暗[02:31.79][02:32.37]望头顶星光璀璨[02:35.66]叹世万物皆可盼[02:38.47][02:39.04]唯真爱最短暂[02:42.40]失去的永不复返[02:45.76]世守恒而今倍还[02:49.37]摇旗呐喊的热情[02:52.54]携光阴渐远去[02:55.86]人世间悲喜烂剧[02:59.24]昼夜轮播不停[03:02.70]纷飞的滥情男女[03:06.02]情仇爱恨别离[03:08.95][03:09.45]一代人终将老去[03:12.85]但总有人正年轻

好玩的东西

  1. 舍友庹展兄来自警校之类的地方,纯粹的神奇,第一节课自我介绍,给自己取了个英文名雷神$Thor$,因为自我介绍是要算分的第一次作业,在全班人注视下上黑板进行“才艺展示”。说,我最近在学德国英语,然后英文字可以写成斜体哦,于是在黑板上认真的写了个大大的$s$,后来又说,我还会连笔哦,想起自己最近练字写$m$比较多,于是在$s$后面写了个大大的$m$。然后觉得,这也不是个单词啊,于是在后面写上$all$,于是对下面注视着的同学说,“看,这是$small$。又有斜体,又有连笔。”

  2. 庹展兄很会瞎凑诗词,当我讲起“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他接了句“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当我讲起“相见时难别亦难”,他接了句“每逢佳节倍思亲”。。。

  3. 庹展兄很“迷信”,“把你最希望学懂的书,放在你的枕边,你那门学科就能学的很好。”因为他要从小白开始学统计,他对“真希望做梦,梦见想见的人”是另外一种表述,“真希望自己做梦都在学统计”。。。

  4. 从梦圆口中听到“要以最大的恶意揣摩自己”,好久没听过鱼油说了,这句话第一次出自鱼油之口。

  5. 光辉曰:“PDE能从简单的东西突出超自然的东西,就像超空炮,把鱼雷跟水的阻力,变成水与空气的阻力,这是苏联,真的是解体前的那个苏联,的科学家想到的。”又曰:“每次都有人往下跳的金门大桥,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塌。于是有个教授作了个风扇吹纸桥的模型,发现可以用很小的力扰动就能把它推倒。于是这个金门大桥的改造方案,就是加重它让它不要和自然风频率那么match,然后打孔,使得上下压力差平衡。”再曰:“而飞机翼尖小翼,可以省$20$%的油,这不同金门大桥也减小上下压力差,而是要维持上下压力差,使很小的力可以把飞机拖住。这个想法的作者成了波音的股东,实现了财务自由”。

  6. 光辉曰:“我不用PPT,要是用PPT四十分钟就skip完了,and i have nothing to do.”

板凳要坐十年冷,浮生偷得半日闲。

光辉曰:“没什么来得及来不及的,这取决于你想干什么。”Shu说,你不用看概率论和数理统计了,需要的时候再看,虽然想纯粹的从头看凸优化,概率论数理统计等,但确实要工作啊,读书外还有工作。

“我志气不大,但愿竭毕生全力,做做学问。”

附录

我后来发现自己忘了一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一周后的今天,我觉得师姐说我说的很对,“文亮擅长引经据典,断章取义”,而更甚的是,我过于引经据典,好多话说多了自己都觉得无力量,就像上面的横渠四句。此前自己过于把传统道德当一回事,在一周前才写下上面的“板凳要坐十年冷,浮生偷得半日闲。”之类,背后暗藏自己对“学术考评机制”过于“横眉冷对”、“金刚怒目”(李敖北、清、复演讲),这样不好,应该温和。

评论

敲黑板了!!!
本博客是在icarus基础上,振兴怒改,JWen小改后完成的。
R Stata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