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围墙的校园(二)

写这篇文章的契机在于几个月前,小巴上约堂笑说“你看古金也可以写一个。”有句话很准,小时候看的是“侠”,长大了看的是“情”,问世间情为何物?我还没想清楚,在专业学习回炉重造之前,趁机记下五月份看的《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和《笑傲江湖》,写写几个人。功力不如王怜花,相比《古金兵器谱》我这定是一锅乱炖。

[00:00.90]李健 - 车站(Live)[00:03.19]作词:李健[00:05.25]作曲:竹内玛利亚[00:38.18]车窗外恋人相拥[00:42.73]还在难舍难离[00:47.79]汽笛声突然响起[00:53.06]那姑娘满眼焦急[00:58.01]不觉中下起雨来[01:03.03]在黄昏的站台[01:07.88]她终于上了列车[01:12.39]却一直望向窗外[01:17.70]当列车徐徐开动[01:19.76]掠过蓝色站牌[01:22.67]我看见她难过的脸[01:25.63]如此苍白[01:28.48]伴随雨点敲击车窗[01:32.69]她的泪流下来[01:37.62]我赶紧转过头[01:39.22]去让我视线离开[01:42.53]不知是甜蜜的伤感[01:45.78]还是无奈[01:48.44]天色暗了下来[01:51.19]人们开始了等待[01:59.88]我想起多年以前[02:04.59]像今天的画面[02:09.57]以为告别还会再见[02:14.29]哪知道一去不还[02:19.50]列车要奔向何方[02:24.46]我竟一丝慌张[02:29.37]夜色中车厢静悄悄[02:34.18]那姑娘已经睡着[02:39.14]当列车飞奔[02:40.70]下一站的爱恨离别[02:44.16]我仿佛看见车窗外换了季节[02:50.03]在这一瞬间忘了[02:52.88]要去向哪里的深夜[02:59.14]我不知道我还有[03:00.99]多少相聚分别[03:04.00]就像这列车也不能随意停歇[03:09.67]匆匆掠过的[03:12.07]不仅仅是窗外的世界[03:38.45]当列车飞奔[03:40.25]下一站的爱恨离别[03:43.76]我仿佛看见车窗外换了季节[03:49.47]在这一瞬间忘了[03:52.47]要去向哪里的深夜[03:58.59]我不知道[03:59.74]我还有多少相聚分别[04:03.55]就像这列车也不能随意停歇[04:09.26]匆匆错过的[04:11.66]何止是窗外的世界[04:38.49]啦啦啦[04:39.04]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05:16.92]再见

对爱情最深痛的刻画,莫过于“生离”,和“死别”。对于死别暂时可看百度百科人物形象所写的程灵素,而“生离”的境遇在金庸笔下有两位,一个是郭襄,一个是小昭。


小昭对张无忌的情丝,是纯的接近理想、接近不可能的;这也因为张无忌本身性格所致:

《倚天屠龙记》四十 不识张郎是张郎:
  张无忌歉然道:“芷若,我对你一向敬重爱慕、心存感激,对殷家表妹是可怜她的遭遇、同情她的痴情,对小昭是意存怜惜、情不自禁地爱护,但对赵姑娘却是……却是铭心刻骨地相爱。”

还有倚天屠龙记结尾的这句:

  这四个姑娘,个个对他曾铭心刻骨地相爱,他只记得别人的好处,别人的缺点过失他全都忘记了。于是,每个人都是很好很好的……

张无忌只会记的每个姑娘的好,纵使周芷若“问心有愧”伤过他,但张无忌过个十年八年对周芷若又只剩“敬重爱慕、心存感激”了,也无怪最后张无忌和赵敏去蒙古之前,周芷若以退为进的这一句:

  周芷若嫣然一笑,说道:“你们尽管做夫妻、生娃娃,过得十年八年,你心里就只会想着我,就只不舍得我,这就够了。”

小昭对张无忌,有点像仪琳对令狐冲的理想的片面的爱情,不过令狐冲可不同张无忌“心里有多个姑娘”。


而郭襄对杨过最震惊的,是我看到金庸在后记写到:

《神雕侠侣》 后记
  杨过和小龙女一离一合,其事甚奇,似乎归于天意和巧合,其实却须归因于两人本身的性格。两人若非钟情如此之深,决不会一一跃入谷中;小龙女若非天性恬淡,再加上自幼的修炼,决难在谷底长时独居;杨过如不是生具至性,也定然不会十六年如一日,至死不悔。当然,倘若谷底并非水潭而系山石,则两人跃下后粉身碎骨,终于还是同穴而葬。世事遇合变幻,穷通成败,虽有关机缘气运,自有幸与不幸之别,但归根结底,总是由各人本来性格而定。

郭襄:一见杨过误终身这篇文章中,讲“金庸里大情大悲的桥段很多,若论最微妙、最隐晦同时也最让人感叹的,莫过于倚天第二十七章。灭绝师太告诉张无忌,郭襄祖师的徒儿叫做风陵师太。初读不以为意,再思之,如有牛毛细针刺入心中,隐隐小痛,却移不走,抚不平。”

庄子有句“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还有常说的“相见不如怀念”,这我是尚未了解的。但郭襄真正让我觉得最痛心的并非把徒儿叫做“风陵师太”,而是在绝情谷随杨过的那一跳。倘若谷底并非水潭而系山石,杨过和小龙女是同穴而葬了,郭襄呢?郭襄亦是粉身碎骨葬于此,那一跳如此写的:

《神雕侠侣》 第三十八回 生死茫茫
  这一来郭襄只吓得魂飞魄散,当时也不知是为了相救杨过,又或许是情深一往,甘心相从于地下,双足一登,跟着也跃入了深谷。

在此前,有这么一段:

《神雕侠侣》 第三十八回 生死茫茫
  国师口念密宗真言,盼求上师慈悲加持,感化郭襄发心去修学瑜珈密乘。他这一派的教法,讲究缘法以及修习者的诚意发愿,外人不得勉强,他那知郭襄这时心中想的却是:“可惜我迟生了二十年。倘若妈妈先生我,再生姊姊,我学会了师父的龙象般若功和无上瑜珈密乘,在全真教道观外住了下来,自称大龙女,小杨过在全真教中受师父欺侮,逃到我家里,我收留了他教他武功,他慢慢的自会跟我好了。他再遇到小龙女,最多不过拉住她手,给她三枚金针,说道:‘小妹子,你很可爱,我心里也挺喜欢你。不过我的心已属大龙女了。请你莫怪!你有什么事,拿一枚金针来,我一定给你办到。’唉,还有一枚金针,我要请他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无论如何不可自尽。他是扬名天下的神雕大侠,千金一诺,不,万金一诺,万万金一诺,答允了我的话不可不守信约,不能自尽就一生一世决不能自尽。”

那一跳,不知是为了救杨过,还是一往情深,若底下是深谷,郭襄葬身于此,便无后文,便无后面给徒弟起名字“风陵师太”还让读者看出“不如相忘于江湖”。这一跳,实系于“生离”和“死别”之际。


在我看来,郭襄爱慕杨过,有待于外,她那段内心独白觉得自己和杨过相遇时间错开了,我觉得多少郭襄有点受杨过“侠气”吸引,她最初了解神雕大侠便是在风陵渡口请人喝酒谈来。而“我收留了他教他武功,他慢慢的自会跟我好了”亦是稚嫩不已,二人古墓独处久了便自然相爱了那也太简单了吧。。。有人说郭襄爱的是神雕大侠,而非屌丝杨过,我颇为赞同的。

而小龙女对杨过:

《神雕侠侣》 第二十六回 神雕重剑
  小龙女道:“不!你的右臂呢?怎么没了?怎么没了?”她虽命在垂危,仍丝毫不顾念自己,定要问明白杨过怎会少了一条手臂。只因在她心中,这个少年实比自己重要百倍千倍,她一点也不顾念自己,但全心全意的关怀着他。   自从他们在古墓中共处,早就是这样了,只不过那时她不知道这是为了情爱,杨过也不知道。两人只觉得互相关怀,是师父和弟子间应有之义,既然古墓中只有们两人,如果不关怀不体惜对方,那么又去关怀体惜谁呢?其实这对少年男女,早在他们自己知道之前,已在互相深深的爱恋了。直到有一天,他们自己才知道,决不能没有了对方而再活着,对方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过百倍千倍。
  每一对互相爱恋的男女都会这样想。但只有真正深情之人,那些天生具有至性至情之人,这样的两个男女碰在一起,互相爱上了,他们才会真正的爱惜对方,远胜于爱惜自己。

天生具有至性至情的人”,天生二字,便可看出不是古墓相处久了就能相爱的。而杨过对小龙女:

《神雕侠侣》 第二十八回 洞房花烛
  杨过仍以右手空袖搂在小龙女腰间,支撑着她身子,低声道:“姑姑,咱们去罢!”小龙女甜甜一笑,低声道:“这时候,我在你身边死了,心里……心里很快活。”忽又想起一事,说道:“郭大侠的姑娘伤你手臂,她不会好好待你的。那么以后谁来照顾你呢?”她想到这件事,心中好生难过,低低的道:“你孤苦伶仃的一个儿,你……没人陪伴……”
  杨过眼见她命在须臾,伤痛难禁,蓦地想起:“那日她在这终南山上,曾问我愿不愿要她做媳妇,那时我愕然不答,以致日后生出这许多灾难困苦。眼前为时无多,务须让她明白我的心意。”大声说道:“什么师徒名分,什么名节清白,咱们通通当是放屁!通通滚他妈的蛋!死也罢,活也罢,咱俩谁也没命苦,谁也不会孤苦伶仃。从今而后,你不是我师父,不是我姑姑,是我媳妇!是我妻子!是我老婆!”   小龙女满心欢悦,望着他脸,低声道:“这是你的真心话么?是不是为了让我欢喜,故意说些好听言语?”杨过道:“自然是真心。我断了手臂,你更加怜惜我;你遇到了什么灾难,我也更加怜惜你。”小龙女低低的道:“是啊,世上除了你我两人自己,原也没旁人怜惜。”

杨过和小龙女之间是无待于外的,无条件的,杨过断臂,小龙女失贞,但,在他们看来,“那又怎样?”,依然无条件爱着对方。杨过和小龙女每次分别,都是情感的更深一次,但相爱之深未变,都是无条件想着对方。他们情感的变深,是从“相离”到“如何都不离不弃”,而相爱之深,自从活死人墓,便是如此了。


杨过和小龙女是我认为最理想的爱情境遇(振兴对此笑谈,武侠小说不算数的,现实哪有。Sam在一次吃饭中亦笑这个。)不过和现实中接近的,便是令狐冲和任盈盈这对,他们每次分别相聚,都是情感上的更进一步,他们的情感变化,读来意味深长,暂摘录如下:

《笑傲江湖》 二十七 三战
  任我行转过头来,向盈盈低声道:“你到对面去。”盈盈明白父亲意思,他是怕令狐冲顾念昔日师门之恩,这一场比试要故意相让,他叫自己到对面去,是要令狐冲见到自己之后,想到自己待他的情意,便会出力取胜。她轻轻嗯了一声,却不移动脚步。
  过了片刻,任我行见令狐冲不住后退,更加焦急,又向盈盈道:“到对面去。”盈盈仍然不动,连“嗯”的那一声也不答应。她心中在想:“我待你如何,你早已知道。你如以我为重,决意救我下山,你自会取胜。你如以师父为重,我便是拉住你衣袖哀哀求告,也是无用。我何必站到你的面前来提醒你?”深觉两情相悦,贵乎自然,倘要自己有所示意之后,令狐冲再为自己打算,那可无味之极了

《笑傲江湖》 三十五 复仇
  两人并肩坐在车中,望着湖水。令狐冲伸过右手,按在盈盈左手的手背上。盈盈的手微微一颤,却不缩回。令狐冲心想:“若得永远如此,不再见到武林中的腥风血雨,便是叫我做神仙,也没这般快活。”
  盈盈道:“你在想什么?”令狐冲将适才心中所想说了出来。盈盈反转左手,握住了他右手,说道:“冲哥,我真快活。”令狐冲道:“我也一样。”盈盈道:“你率领群豪攻打少林寺,我虽感激,可也没此刻欢喜。倘若我是你的好朋友,陷身少林寺中,你为了江湖上的义气,也会奋不顾身前来救我。可是这时候你只想到我,没想到你小师妹……”   她提到“你小师妹”四字,令狐冲全身一震,脱口而出:“啊哟,咱们快些赶去!”


另外摘录两则任盈盈腼腆的可爱的段落,自从上面这段之后,她每次发现自己在想···的时候,就觉得不能做人了。。。

《笑傲江湖》 三十五 复仇
  林平之哼了一声,似乎仍然不信。岳灵珊轻声说道:“平弟,你心中仍然疑我。我……我……今晚什么都交了给你,你……你总信得过我了吧。我俩今晚在这里洞房花烛,做真正的夫妻,从今而后,做……真正的夫妻……”她声音越说越低,到后来已几不可闻。
  盈盈又一阵奇窘,不由得满脸通红,心想:“到了这时候,我再听下去,以后还能做人吗?”当即缓步移开,暗骂:“这岳姑娘真不要脸!在这阳关大道之上,怎能……怎能……呸!”

《笑傲江湖》 三十五 复仇
  当下盈盈生怕令狐冲记挂,不敢多听,偷了衣服物品便走,在桌上放了一大锭银子。她轻手轻脚,这一对老夫妇一来年老迟钝,二来说得兴起,竟浑不知觉。
  盈盈想着他二人的说话,突然间面红过耳,幸好是在黑夜之中,否则叫令狐冲见到自己脸色,那真不用做人了


上面记录源自看金庸后我对“问世间情为何物”的摘录,现实中呢?

孤狼:我这里有泡妞或者追仔宝典需要不?不过是收费的。
JWen:号外号外,暨大青年才俊老师的泡妞追仔宝典外泄,原因尚未查明。
孤狼:老师前面的定语不对,重新修改。

不能和女人讲道理,第一次,她发作的时候,我忍两三分钟,之后就说了;第二次,她发作的时候,我忍三五天,之后还是会说;等到第三次的时候,她一发作,我立马道歉承认错误,还要找出理由说的很真诚。。。这段是孤狼泡妞追仔宝典的残本,历经数月只剩下这些了😄😄😄。

评论

敲黑板了!!!
本博客是在icarus基础上,振兴怒改,JWen小改后完成的。
R Stata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