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豪兴不浅(二)

大風起兮雲飛揚,負笈海外兮去故鄉,安得良史兮論四端!

JWen曰:老师,你是怎么追到师姐的?我要学习一下
约堂曰:哈哈 第一,要打球;第二,要有诚意😄这两个条件你都具备,追女生应该无往不利😏

[ti:侠][ar:不可撤销][al:她 千鸟][by:][offset:0][00:00.00]侠 - 不可撤销乐队[00:15.88]词:吴文青树[00:31.76]曲:吴文青树[00:47.64]独上空楼 漫步云梯[00:53.03]世上皆无景[00:58.64]景中人来 去无踪影[01:04.11]众如幻无痕[01:09.98]飞身而起 凌空远去[01:15.21]只为避伊人[01:21.11]乱世之秋 儿女情长[01:26.38]莫来困吾身[01:32.63][01:54.58]盛景之夏 归寻方知[01:59.92]伊人久已逝[02:05.73]晴空无日 万念焚身[02:11.06]断剑归隐时[02:16.96]清风晚耳 竹林淡去[02:22.37]如月飞空 万星辅[02:28.03]莫然之间 二十春秋[02:33.46]君不自知 银丝发[02:39.10][03:23.89]清风晚耳 竹林淡去[03:29.31]如月飞空 万星辅[03:34.82]莫然之间 二十春秋[03:40.39]君不自知 银丝发[03:46.28]水中渡步 独望红尘[03:51.60]思如泉涌 泪如魂[03:57.27]自古蝶恋 三千花蕊[04:02.70]君唯独求 莫相忘

(配乐由《中国武侠90年》而来)近来学习耽搁,亦无毕业旅行,不过孤狼的泡妹追仔宝典,我是不需要了😄。九天前,明诚堂在约堂家中开辣虾宴,时隔多日我已经不能像上一次那样记录详细了。一些语句记录如下:

  • 主从存在是整体存在的必要性,若伦理上无主从,则会有争端,但这种争端是否会有统治?扼杀自由?

  • 不要从冲突理解,灵魂身体、君臣、夫妇,主从的达成,是不断沟通的过程。

  • 读书,是否说孔子在控制我们?

追随和控制,哪个主,哪个从?人是有限制的,走到人的顶点,仍然受制于天。控制、追随有紧张感,人与人有阶级压迫,是否说人与人就这样?

欲求出于这里,人应该如何生活?更外面的层次,可能更根本,单凭本人是无法达成的,因而突破时间限制,来沟通,迫使打开更大的视野。(钱宾四先生讲“温情”和“敬意”,书中自然有精华糟粕,但你都还没读,怎能带有偏见来看呢?这样自然不能进入书本。)

能否打开这个视角,你要试一下,这些视角是给你提问,四书给你提问,而非答案。经典向你发问,向我们自身发问,而不是之前的,你向经典发问(“明诚四问”源出于此)。若能让你反省当下既定的成见,那便达成课的目的了。

关键是问,而非答。我给你的回答,这并非回答,而是你我和经典的不断叩问中,产生焦灼感。课程这么引导:我们真正关心的问题在哪里?首先,要我们自己切身感受这些问题。或者,学生们的问题是什么?(后者有点难)学生都不好形容儒家和现代的紧张感。因而可以从文学作品引入?

浩达兄说从社会历史引入,读的时候,历史背景是很重要。但重要的是,抽离历史。(中途清和回来了,我说“终于开始关键问题了”。本来是指,约堂的谈论到了关键地方,结果大家一致理解成“开饭”了😅😅😅)当下有生命力的、伟人的问题超越时空,他是不是伟人不重要,当问题来引导,你是逃不开的。经典的力量,在于,一般我们不会这么考虑问题,不像今天还没吃饭,而是说,不要当我们面临死亡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没注意这问题。所以,“明诚四问”,从生死逼迫你关注根本性问题开始,脉络如下:

  1. 如何生活?如何生?如何死?涉及人和物,人的生成和归宿。

  2. 天人,理解自身才能理解生活。

  3. 知行。“我是谁”是潜在的,是界定你所以为你的东西,如何完成自身?

  4. 群己。当你完成自身,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你完成自身同时可能要完后他人。

这中间一环环如何相扣,案例并非现代社会热点,而是文学典型。文学典型可能高于现实,但它具体,体现的问题更集中。(老师这半年聊天中谈起的“明诚四问”都没有这次那么清晰。)


过几天“朝辞暨南园”,就卷铺盖走人了。近来最重要的语录是下面这个:

(2019年6月26日晚)
约堂曰:
  誰率先脫單,獎勵一部《約翰·克里斯朵夫》——重賞之下,相信必有勇夫😀
  我要整套送本堂五位男生,兩位女生,都很優秀,最希望看到內部解決,哈哈哈哈哈~
  如果本群有兩位同時脫單,老夫的鼓勵自然不只是雙倍😄

(2019年6月27日早晨)
师姐曰:意识到被秀的亲们: “结伴”同行,即可屏蔽各种本色变相秀恩爱😏
约堂曰:急著做媒的師姐🤣大家不要有壓力😆

金庸书就要收手了,本身看是想找到“问世间,情为何物”的答案,不过在生活和江湖的衔接处,我找到了。曾想,我所遇的妹子是从金庸书中走出来的,现实是,要走进书中我却笨笔写不出一二。

一国学,二金庸,三各有姻缘(一诗人(原词智控,JWen改之),二诚意,三直下肯定)想想约堂的打羽毛球,我确实笑了好多次,自然笑了好多次。

评论

敲黑板了!!!
本博客是在icarus基础上,振兴怒改,JWen小改后完成的。
R Stata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