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录(二十二)

黑色的不是夜晚,是漫长的孤单。

杂谈录(二十一)

在这里闲聊一下各种语录,特别是老师的语录,几天前我想起泛函分析老师的话,“从前的数学家都没有手机的,他们没什么事干,只好学数学。”然后想起自己很久没有听数学课了,没有数学交流,没有记一些语录。这篇文章的motivation有两个,一个是记一些好玩的东西,还有一个,就是,记下自己第一次体会到“在如今学术考评机制下,达到考评的【最低要求】,然后好好读书。”

又是豪兴不浅(二)

大風起兮雲飛揚,負笈海外兮去故鄉,安得良史兮論四端!

JWen曰:老师,你是怎么追到师姐的?我要学习一下
约堂曰:哈哈 第一,要打球;第二,要有诚意😄这两个条件你都具备,追女生应该无往不利😏

JWen单挑记(二)

重置电脑会让你有种幻觉,觉得自己眼前的是新电脑。不过人就不一样了,路上和振兴闲聊“可乐去油腻”,讲起高中酯化反应和酯的水解反应,同一个式子在不同温度下反应方向不一样,貌似170度啥的。振兴相当懊恼,怎么脑子就记住这些东西,占用了内存,忘都忘不掉。。。永久记忆😅😅😅我应该友好提醒一下他高考报名早已经过了。

敲黑板了!!!
本博客是在icarus基础上,振兴怒改,JWen小改后完成的。
R Stata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