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围墙的校园(二)

写这篇文章的契机在于几个月前,小巴上约堂笑说“你看古金也可以写一个。”有句话很准,小时候看的是“侠”,长大了看的是“情”,问世间情为何物?我还没想清楚,在专业学习回炉重造之前,趁机记下五月份看的《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和《笑傲江湖》,写写几个人。功力不如王怜花,相比《古金兵器谱》我这定是一锅乱炖。

國學(第二十一講)

听音乐酝酿了很久,从罗大佑的《童年》,到李叔同的《送别》,再到朴树的《那些花儿》···最后还是用夏威的《致老朋友》吧。貌似更中正平和一点,童年送别那些感情形容这些过或不及,纯音乐更是如此。当我把明诚堂的笔记从头看到尾,那这歌甚是应景,若读者从头看到尾,应能体会我此时写的感触,這歌也就此時真開始有效應,而在内容上,“這些記錄對老師的講課意涵,愧不能表達多少,對文化內容的意涵,更愧不能表達萬一,若讀者讀到若干真實處,是您們自己的感情印象之真實”。

國學(第二十講)

隔了半个多月,再次有些国学笔记的心境(第十八和十九講是拖到現在才寫的),经过毕业论文“先逼良为娼,再劝妓从良”的“苟延残喘和摧残挣扎”后,重新找到读书之乐,同时认真生活后常识问题逐渐凸显。不过这段时间生活是过的戏剧性的,“难得戏剧性”,“天天到图书馆看书,四五点钟去打球,晚上有钱就喝可乐,没钱就上自习···”

國學(第十九講)

在記錄上,寫完二十、二十一才寫的十八、十九,第二期後半段的國學筆記都是在畢業論文和畢業事務處理過程斷斷續續寫的,不過這些思考的內容是積累了很久的。王憐花寫《古金兵器譜》找到三條路(無名老僧,韋小寶和陸小鳳),而我聽課至今找到兩條,吹水的說,活成孔子顏子,或活成莊子(我萬萬沒想到,在二十一講的周易部分,有個地方在課上同時提到這三個人。)

敲黑板了!!!
本博客是在icarus基础上,振兴怒改,JWen小改后完成的。
R Stata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