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ie Dokie 3

讲起一个很搞笑的词是”free”,芳泉说我们的学术就是别人的东西拿来用一下,改一下,肖华倒柔和一点,当你paper看的够多了,不是说自己不厉害,而是他们真是大牛学术。当肖华和芳泉平时开玩笑说我“还是太年轻”,这时,我却认为他们“还是老了”,很多东西已经不相信了,我后来只想起两个事,“这些东西我相信,是源自哪里?”,还有就是“能让我相信下去的,是什么?”

Okie Dokie 2

1950年前的数学你都还是能找到路径的,都可解释动机是什么。但从那往后的数学你很难读到动机是什么,因为战后数学的智慧堆叠了这么厚厚的一层(Tam用手比划着),突然爆发出来,你除非真是天才聪明得站在那些数学家之上,你就能看出他们做的数学的道理是什么。否则,但看教科书也不能真的明白的。···丘成桐在这里只认识两个人哦,一个是···,还有一个就是我啦。···呢,啊我们这有位老先生真是很厉害的,在我眼里他是真的喜欢数学的,而我喜欢的程度只有他的一半不到。不过这位老先生是“痴痴癫癫”的(粤语),他的博士是很难拿的,他的学生也是读得“痴痴癫癫”。

Okie Dokie

你们要呼吸数学,体会数学。题目是要告诉你东西的,不仅仅是做对做错。当你知道题目要告诉你什么,你才能真正触摸到数学。

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

以下是JWen在和同侪谈论中,觉得自己“触碰到了什么东西”后,所记下的思考。在未集专业之大成之前,这是“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最终要形成一个漂亮的体系。

杂谈录(二十二)

黑色的不是夜晚,是漫长的孤单。

杂谈录(二十一)

在这里闲聊一下各种语录,特别是老师的语录,几天前我想起泛函分析老师的话,“从前的数学家都没有手机的,他们没什么事干,只好学数学。”然后想起自己很久没有听数学课了,没有数学交流,没有记一些语录。这篇文章的motivation有两个,一个是记一些好玩的东西,还有一个,就是,记下自己第一次体会到“在如今学术考评机制下,达到考评的【最低要求】,然后好好读书。”

JWen单挑记(二)

重置电脑会让你有种幻觉,觉得自己眼前的是新电脑。不过人就不一样了,路上和振兴闲聊“可乐去油腻”,讲起高中酯化反应和酯的水解反应,同一个式子在不同温度下反应方向不一样,貌似170度啥的。振兴相当懊恼,怎么脑子就记住这些东西,占用了内存,忘都忘不掉。。。永久记忆😅😅😅我应该友好提醒一下他高考报名早已经过了。

没有围墙的校园(二)

写这篇文章的契机在于几个月前,小巴上约堂笑说“你看古金也可以写一个。”有句话很准,小时候看的是“侠”,长大了看的是“情”,问世间情为何物?我还没想清楚,在专业学习回炉重造之前,趁机记下五月份看的《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和《笑傲江湖》,写写几个人。功力不如王怜花,相比《古金兵器谱》我这定是一锅乱炖。

最终话(二)

上了那么多课,这是第一个把我惹毛的老师,我也会让他成为最后一个惹毛我的老师。以后这里只有国学笔记,倘若除国学外又有新篇(以我现在的心境,那代表这:“我本来想以白痴的身份和你们相处,可换来的确实疏远。不装了,我是天才我摊牌了。”)那会是另外一个JWen。

孤狼曰(二)

  所謂致知在格物者,言欲致吾之知,在即物而窮其理也。蓋人心之靈莫不有知,而天下之物莫不有理,惟於理有未窮,故其知有不盡也。是以大學始教,必使學者即凡天下之物,莫不因其已知之理而益窮之,以求至乎其極。至於用力之久,而一旦豁然貫通焉,則眾物之表裏精粗無不到,而吾心之全體大用無不明矣。此謂物格,此謂知之至也。(朱子補傳)

杂谈录(二十)

在把梦申兄看晕后,列出下文提纲,下文可以不用看了。
  嗯嗯,总的我想说,国家经济活力提升的本质:
  对内,是调动人们的干活积极性,而人们干活积极性,需要调动人们的消费欲望,从而陷入“生产更多,消费更多”的一个循环,这个循环,靠生产者提升技术,还有消费者不断提升品味实现,而且这个循环越来越快。(这一点,从古时候生产是为了自足,现在生产是为了“生产得比别人多”,能体会)
  对外,国与国之间,是经济活力不平衡,引出竞争。国家也变得像个人一样,陷入上述的循环境地。
  最终导致结果,全球来看,就是人人都欲望极强,生产越多消费越多,(我一直觉得人的品味提升跟欲望、想要更好的享受有关。特别是吃的饭的例子,吃的更高端,产出更高级而非饥餐渴饮便可),所以最后导致结果是,这么有活力的经济体,养活了指数增长的人。
  贯穿始终的,是人欲,是度。老师这此讲“饥餐渴饮是天理,口腹纵欲便是过了”。现在追求生产比别人多,而非“足”便好,我认为就是“过了”,所以这种“过了”,最终引向,这么有活力的经济、这么高的科技,还真就只是养活了这么多的人。

广仁曰

广仁曰:OLS估计和MLS估计的本质区别何在?

难得在离开大学之前被老师怒骂了一顿,上次写杂谈录(十九)还以为自己总结的很好,现在看来我是本末倒置了,方法之间的本质差别不在于好的性质目的,而在于定义,在于前提条件,这才是最本质的区别(你们(我)的统计真是白学了)。你们都没有好好想想定义,里面大有文章。

从《陶哲轩实分析》说起

历史上的画图

这是JWen第一次王八拳式画图(这图振兴是不能入眼的),将中国精算师协会网上的招聘信息爬取后画成,横轴是招聘所需技能,纵轴是计数。在16年6月到19年3月整体来看,精算同仁都用office居多啊。。。不过说office的技能相当于没说(振兴)。而很多时候是几个技能一起要求,比如sql,access和probhet等,而且过后今年这图的中心说不定会左移。总的来说,这图是没什么用的。

喜马拉雅爬取记

这是随便写的喜马拉雅听书网爬取代码,可以爬取该网站里免费听的音乐专辑。看来除了爬图片,这些音乐视频还是爬链接就好,然后用迅雷下载再重命名文件,比R里的下载命令快多了。

一八怀想

怀想二字,虽和振兴的怀想用字一样,实无个人崇拜之意,乃是“征用”之意。我相信情是内起自慢慢酝酿,外发则是突然之至那种,虽然有时悄无声息,有时波澜壮阔···我不是固定个年末就写怀想的人,如果真有怀想,早在写之前已经经历过深刻的心理活动。而写出来,只是重新走一次那个心理活动,这或许是我从开始写博客到现在最深的体会,迄今为止我和振兴博客最大的差别正因于此,振兴博客成了代码仓库,而我的成了杂货铺。

敲黑板了!!!
本博客是在icarus基础上,振兴怒改,JWen小改后完成的。
R Stata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